【龙隐小学龙隐小记者原创】秋的颜色

 

 

枫树.

龙隐小记者站 四年级3班 谢天睿

     我们学校的枫树有一种特别的魅力,能使见过它的人都忘不了它。

      它的身材高大如同卫士一般,强壮的树干在操场上挺立着,枝条上长满了茂密的枫叶,看起来威风凛凛。每当有风吹过,它就会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春天,枫树的枝头上长满了嫩芽,随着春风摇头晃脑,好像在对我们说“小朋友们,你们好呀……”;夏天,一个个“鸭脚掌”在暖洋洋的阳光下舒服地晒着太阳;秋天,“鸭脚掌”变红了,是不是因为被太阳晒得脸都红了?还是因为小朋友们每天都在树下围着它跑,害羞了呢?到了冬天,枫叶飘飘洒洒地落到地上,仿佛在操场上铺了一层红色的地毯。

      我担心:到了冬天,枫树的叶子都落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它会不会冷呀?会不会生病呀?就算有风吹过,它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它是不是冬眠了?还会再醒来,再发芽吗?……一个个问题在我的脑海里打转转。到了上科学课的时候,我向老师提出心中的疑问,老师告诉我:“枫树的叶子到了秋天就会开始变红,接着就会从树上飘落下来,到了冬天还会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叶子留在树枝上,而且枫树是不会像动物一样冬眠的,一到春天它就又会长出新的绿叶……”听了老师的回答我悬着的心就放松了。

      我看见了枫树初春的新生,盛夏的可爱,深秋的美丽,寒冬的坚毅;我看见了它对生命的执着。

 

 

 

美丽的枫叶

龙隐小记者站 四年级5班 魏倩羽

 

      秋风习习时,突然发现路上的枫叶,经历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已经由绿色逐渐变化成红色,这是枫叶生命结束之前最后的绚烂 。

       早晨,上学路上我望着一片片枫叶,太阳直直的照射着,不知疲倦的照射着,仿佛一个个火球在跳跃。下午,太阳要落山了,那片片红霞同那挺拔的枫树连在一起,从天上到地下一片无边无际的红色。这时,太阳落山了,枫叶又随着那傍晚的强风疯狂地跳起了一天中最后一只舞曲。

      在红枫叶即将落地之前那一瞬间,它的生命就已经预示着结束。不禁感慨可怜的枫叶呀,它们不断与狂风暴雨做斗争,为了不让自己的生命如此早结束,它们顽强的抗争着!不论是早晨还是傍晚,是春还是秋……他们都顽强的面对每一天。

      不由得我越来越爱红枫叶,爱它火红的颜色,爱它的顽强,爱它的坚韧不拔……我收集起片片枫叶,小心翼翼地将它夹进书页里做书签,让它的生命用另一种方式得以延续。

 

 

桂林的秋天

龙隐小记者站 六年级2班 王俊超

 

     北方的秋天,是金色的季节:黄色的落叶,还有那山上金黄的果实。北方的秋天,也是丰收的季节:雪白的鸭梨、红彤彤的苹果,还有酸甜可口的小酸枣、咧开嘴笑的大石榴……而在桂林的秋天,却别有一番自己的风格。

       桂林,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阵阵不知名的花香,带着几分蜂蜜的甜味。咦,这是什么花香?我循着花香到处寻找。只见这里有种似曾相识的树,一行行、一排排,到处都是。走近一看,原来,这是桂花树呀!是它们散发的香味呀!在北方,桂花树可是娇嫩得很,要放在花盆里精养,而桂林的桂花树就是一种观赏树,马路旁、漓江边、山脚下,哪里都能安家。翠绿的叶子中间,夹着小小的黄花,一阵微风吹来,“沙沙沙”,叶子舞动着自己的身躯,小小的黄花落了一地,闻一闻,阵阵花香沁人心脾,顿时觉得浑身清爽了许多。

柚子也快成熟了,一个个呈黄绿色,在墨绿色的叶子衬托下,显得虎虎有生气,在阳光的照射下,甚是惹人爱,真想马上摘下来咬一口。

      橙色的橘子熟了,远处看,像一个个橙色的小点点,凑近点看,是一个个圆溜溜的小球球,上面疙疙瘩瘩的,好像一身鸡皮疙瘩,让人老想发笑。

       大雁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从北迁往南,正在水洗过一样的空中和翠绿的漓江水间寻找自己的住处。它们还是老样子,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

      雄伟的龙脊梯田的水稻也基本熟了,串串稻子呈金黄色,随风飘荡,如同连绵起伏的海浪,远远望去,像是满山铺金,梯田旁的山峰如同金塔,美不胜收。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秋天是美丽的季节。可哪里的秋天能和桂林别具一格的秋天相比呢?

 

 

桂林的枫林大道

龙隐小记者站 六年级3班 廖佳琳

 

     桂林有一条路叫七星路,到了深秋,我觉得它叫枫林大道更合适。为什么呢?

      到了深秋时节,枫林大道就像仙境一般美丽。火红的枫叶从大圆盘一直红到龙隐小学,红在人们的眼里,红到人们的心上。那火红的枫叶,从远处看去,就像整条枫林大道着了火,那么旺,那么艳;可从近处看,却能品味出别一番的滋味。

       龙隐小学校园里的红枫在桂花树的衬映及阳光的照耀下,分外明艳。晨光透过叶片,暖暖地照在身上。站在校园里,看着这一片片被阳光照得透明的枫叶,心情也不由愉悦起来。不由想起诗人杜牧笔下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句来。不要说那时候的枫叶如火,连成一大片,即使只单单办公楼前的几棵,就已经让人的眼睛无法离开了,更别说诗人杜牧当时看到一大片红枫时难以移步的感觉了。

       七星路这条枫林大道的枫叶则给人另外一种感觉。

        站在树下,翘首望去,枝头的片片红叶完全像诗中所说 “霜叶红于二月花”一般,红的没有一点瑕疵。位于七星路和辅星路路口边的红枫,似乎特别抢眼,红中带桔的颜色总是率先映入你的眼帘。但是,另一棵枫树的颜色却如丰收时的稻谷一般。在红的如此耀眼的枫树旁居然有一棵黄得如此纯粹的树,着实令人讶异不已。红黄相互交织,那色彩是多么的令人惊喜啊!

       踏上圆盘,枫林大道的全貌尽收眼底。而驻守街口的这三棵树可谓是红枫中的佼佼者了。这深深浅浅的红与黄,仿佛让人不必出国就欣赏到了加拿大这红枫之国的美丽。层层密密的枫叶在风中窸窸窣窣,竟也会让人流连忘返。傍晚的夕阳中回过身来,依依不舍地望着这一棵棵红枫,竟仍是如此耀眼。

       这就是我们的七星路,这就是我们的枫林大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觉得深秋时节的七星路更应该叫枫林大道了吧!

 

 

 

桂林生活网教育频道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龙隐小学龙隐小记者原创】秋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