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三塔拉(外一首)

神秘的三塔拉

三块广袤的沙地,

一片连接着一片。

水源地只有一个,

寂寞地倒映远空的白云。

褐黄色的脸上长稀稀拉拉的不死草。

在二塔拉路边不远处,

唯一的一棵树,

十几年陪着方圆几十里唯一的一间土房。

生活在里面的人,

一定有一段特别的故事和故事的原因。

这里是阻隔绿色的沙漠,

沙砾一粒粒从路的北面飞到南面。

过不了黄河,

就在塔拉滩支起一顶顶马脊梁帐篷。

向东就是公主想家的日月山,

向西就是雪山下古经里的红帽国。

汽车,一辆辆急速飞驰,

轮胎也不愿意在这里休息。

突然撞飞一只大尾巴羊,

那间土屋的烟囱飘出的烟,

瞬间被大风吹散。

没有人出来,

肇事司机把羊放在路边继续赶路。

又一次路过三塔拉,

老天把太阳照旧兜在橘黄色的塑料袋里,

月亮苍白失血的脸。

有人在路边植树,

问这里曾经的树和土房,

他们竟然说,

荒凉的三塔拉自古就无人生息,

谁会在这里放羊?

车停在水源地,

司机拿着小桶舀水,

他说他在水里看见了那棵树和那间土房

我在惊悚中怅然仰天,

一抹血色的云分明是一只大尾巴羊,

随一曲一望无际的蒙古长调飘逝……


旱塔拉、水塔拉、草塔拉

扯一片云顶在头顶

走过不长树木的尕海滩

一粒沙子飞进眼睛

寸草不生的旱塔拉

沙丘座座像巨大的疱疹

长在高原的胸口

勇敢的路黑着脸撕破金色的绸缎

青海湖在山的那边咳嗽

没有绿洲

没有沙海蜃楼

唯一的安慰是天上变幻的云朵

一阵清风吹来

水塔拉的沙海顿时矮了好多

怀里抱着冬天的那场大雪

烈日下水血一样流出

黄羊、野马和狼还有远途的旅人

分享浑浊却又分外清凉的甘露

隆宝湖的候鸟

从南方往返

选择这里休憩

粪便里没有消化的草籽花种

顽强地长出生命

百灵顾不上唱歌

衔着一株干草在沙窝里筑巢

新的生命不久嗷嗷待哺

我急忙把祝福送上

但愿,人们只是路过、路过

———————注释:塔拉,蒙古族语,意为“水源”。青海曾是蒙古王爷和硕特的领地。

作者:才仁当智

版权免责申明

甘孜新闻网非原创转载文章所含部分文字、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所含文字、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如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完善著权信息或删除处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神秘的三塔拉(外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