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安好,生亦欢喜

常常对着岁月陈述悲喜,那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喜欢。一个人,一段光阴,或薄,或重,都任凭自己。过程中可以加一缕香,加一滴露,加一半清风,加一弯水色,细节丰满了,人心自然也就是无比的充盈。一些长短错落的句子,以及来不及整理的情绪,不必刻意地要说给谁听,也不需要有人能够读懂,只需稳稳妥妥地收藏好,就放入一阕旧词的页脚,用深远的沉寂去陪伴夜的安静。眼里有情,情生温暖,温暖在心,则万念可安。到那时,你再来描绘月上千风,花上千风,纸上千风,该怎么叙说,定然都会是从容。

岁月不会改变一个人最初的本质,但是岁月可以教会一个人安然于世的方式。做一个懂得爱自己的人,不要害怕有一天容颜会老去,也不要让心彷徨而生出暗疾。只依着心性临水而居,选一处风和日丽,将满满的阳光分散入呼吸。然后,我会如一只幸福的米虫,静享现世安稳。有时候人的内心应该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任何事都要做到,不轻信,不盲从。即便是在视觉里相同的事物,也请适当地给自己退后的余地,时刻保持一种距离。唯有那样,才不会很轻易地丢了自己。

不知道,一生要耗尽多少时光,才能读懂一页书卷。那些方块的小字排列成行,如一只只古灵精怪的小魔兽,在无边的静寂里肆意地张扬。若心里缺少阳光,就会让某一种感觉乘虚而入,借助一点彷徨,来蛊惑着你的落寞和忧伤,从而烦躁会更加膨胀。若是换一种方式走入岁月的词章,所有混沌都当作是过场,只是不经意,不在意,任由时光静静铺展,开放,纵然是三千风月做墙,都成不了心的阻挡。不去问丢失的脚步在哪个方向流浪,不去想夜半醒来又误饮了谁的半盏茶香,做一朵闲花,执意开在充满阳光的路上,不论风来,不管雨落,我的微笑会一如既往。

光阴,总是将某些隐晦的思量藏匿,即使你仔细地猜,认真地想,终究也逃不过岁月布好的局。那么关于是非俗情,何不就只用文字代替,将那些日夜交集繁衍的思绪,写在一草一木间,写在一花一叶间,写在风前,写在雨后,直到写出流年辗转的情意。到那时,你踩着晨曦的柔软而来,眼底微微淡然,原来,过往的狰狞与喧闹都还在这里,只是早被光阴羽化成了禅韵。于是,日程可以行走得不温不火,你亦可以选一处无人经过的幽静,安心地品读,读一帛花信随风舞动的美丽。

如果,一切草木缠绕的情意都被繁衍进朝夕,那么,能不能让栀子花写就的语句清淡些,再清淡些,让常青藤般簇拥的喜悦,还旖旎在袖底,就当作是翻阅着光阴如羽的章节,将美丽一遍一遍地温习。人生的足迹,总在得与失之间重复着善恶悲喜,若一念起,一念灭,都是流年不可或缺的情绪,何不将光阴碎裂的声音悄然收起,让一切的生长或沉寂,或热烈,都开始变得循规蹈矩。而我,只想做一颗花的种子,临风,沐雨,在烟火的寂寞中看潮起潮落,看云卷云舒,直到长成一树芬芳,于漫长的岁月里恪守静寂,坐拥烟火,生亦欢好。

作者:叶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心若安好,生亦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