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官场的会议文化:鼻烟、鸦片、妓女是标配

《申报》是晚清第一大华文报纸,在信息传播与时势评述方面多所作为,影响甚大。其中,《申报》的社论尤有特色。叶仲钧所著《上海鳞爪竹枝词》有一节专门纪述“各报社评之变迁”,中有“曾记从前各报章,长篇社论冠头张”之句,说明近代上海各大报均很重视社论,但多数华文报创办于《申报》之后,在十九世纪后半期的上海,《申报》一报独大,所以其社论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申报》社论文辞雅致,视野开阔,对照西方检讨中国,内容丰富思想深刻,是认识晚清社会的有益素材。其中,发表在1887年1月18日的一篇,题名《中西会议情形不同说》,就官场开会的一些程式及其特质进行了评论,颇有深意。        

外国明信片上的大清国国家会议

有“会”无“议”:等级决定发言权

开会是征求意见、商议对策的有效途径,是集思广益、民主决断的必备程序。中国古代会议的一般情形大凡无考,关于一些著名会议的纪述,虽不难找到,但均非纪录型史料,难窥会议过程。论者每谓中国古时有“询谋佥同”的民主传统,此语出自《尚书•大禹谟》,原句为“朕志先定,询谋佥同”,实际上已经体现了中国会议先“议”后“会”的特征。这一“会议精神”在历代相传中,被不断巩固和扩大,到晚清时期官场会议有“会”无“议”的情形已至极致。《申报》社论作者曾亲自调查过一次由王公大臣召集的部院会议,关于会议过程有这样的描述:

王公大臣坐定寒暄之后首先讲话:“今日交议之件应如何办法,诸君请各抒所见。”于是大官看看小官,请其“各抒所见”。而小官则谦让未遑,彼此推荐,结果共请大官发言。大官亦不敢出一言,异一议,转请王公大臣“赐教”。王公大臣乃端坐正容,谓“此系朝廷交议之件,各官理宜各抒所见,幸勿推让”。

各官虽嘴上唯唯诺诺,但仍无敢出一辞,发一议。然后王公大臣则侃侃而谈,最后谓:“今日之事惟有如此办法,未识诸君以为何如?”一时诺诺之声雷动,一则曰“王爷明见”,再则曰“中堂高明”,于是会务秘书拿出议案,自上而下由各官签押于上,以俟次日覆奏。会议之事大体完毕,上坐者打打哈欠,伸伸懒腰,起身说道“时不早矣”,遂命驾先去,各官亦次第皆去。其有异议者,则不与会,盖其人亦寥寥焉。

作者关于会议过程的描述虽不免简略,但对官会形式主义的揭露则相当深刻。晚清各类行政会议“有会议之名,而无会议之实”,所谓议程与议案不啻虚文;出场开会者也只是“表演”而已,所谓议案最后都一致通过,不是典型的“朕志先定,询谋佥同”吗?       

会议文化:妓女、鼻烟和鸦片

清代鼻烟壶收藏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大清官场的会议文化:鼻烟、鸦片、妓女是标配